您的位置:
网站首页
新闻中心
设计指南
民宿漫谈——大陆与台湾的民宿发展

民宿漫谈——大陆与台湾的民宿发展C.S.C Guide Reportage

2018-02-01 11:33:32

我是民宿的实践者,很早之前我家就在西湖边开了个民宿,叫悠客。这个不是自己开的,但我是经营者之一。我哥哥从部队出来,到银行工作,看上去让人羡慕,但是他说他不喜欢这种生活,他说他喜欢做青年旅社,虽然没有什么经验,虽然遭到了父母的反对,还是毅然辞职,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,他的长处在于很任性,特别善于找地方。

父母退休后,就住到民宿,和孩子呆在一起。无意中,悠客这个房子自然不自然就有了民宿的意义。客人来了我妈烧菜,父亲也非常任性,60岁退休后读了中医。有客人来了,聊聊养生,帮忙看看病。

开旅馆一定要有一个性格,只爱陌生人,要对陌生人有天然的热情。

后来很多朋友听说有这么一个地方,就都过来了。有个记者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。那时候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符合民宿概念的。这个店开了六七年后,转让掉了。

我是民宿的爱好者、观察者。喜欢到处跑。每到一处,就会到处找一些各种风格的民宿去住。

台湾我去了很多次,第一次是三年前,冲着民宿去的。所有的住宿都是兴之所至,跟着一本专门介绍台湾民宿的册子定房间。台湾有各种类型的民宿,有海边的、山上的,有的就在城里的,有很小的,也有很豪华的。

垦丁边上一个民宿,是台北三个广告人搞的。希望在垦丁找到一个远离热闹的地方,民宿在海边,又很独立的房子。整个房子全是白色,只有十间房子,按照1910、1920等编号。争取在每间客房,每扇窗户,每扇门,躺在每张床上都可以看到大海。

每栋民宿背后都是有故事的,这个房子当时为了把水电煤等硬件做好,花了2年,每个做民宿的人,都是非常有耐心和毅力的。

花莲一家民宿,只有2个房间,楼下是咖啡馆,主人曾经是经营诚品书店的夫妻。他们从城市出来,开了这家咖啡店,顺便把楼上两间房子做了旅馆。他们还出了很多关于花莲的杂志,关于花莲的细枝末节的东西。一个新的渔夫钓鱼的故事,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还有一个是我们在台北边上一座山上的民宿,老板是一个中学老师,这个民宿比较豪华,一晚七八千台币。老板非常有个性,房间里面完全是按照他自己的生活习惯来设计的,对我来说,民宿是人格化的产品,每个房间都是应该有自己的一个风格的。我比较喜欢台北的几家,按照台湾对民宿的管理角度来讲,台北的民宿是很少的,按照主管部门的看法,台北是不太适合做民宿的。整个台湾注册的民宿有3000多家,没有注册的很多,基本上的规定是不能超过5个房间。

台湾民宿的发展过程和大陆非常像,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离开农村之后,城里人开始希望到农村来放松身心,就产生了民宿。

台东一座山上,有个小平台,下面是台东的全景,再远处是海。我是大陆最早光临的客户之一。这家民宿的故事,主人是许大哥,原来是国民党海军,做到营团级。选择了辞职,回家乡,看中了这个老房子,重新改装。工程量是非常大的,他希望整座山,由于这个民宿的存在,让他重新焕发生命。去了之后发现,隔半个小时就能得到一个惊喜。比如说,他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助的,能源、水都是闭循环。自己制作纪念品,有专门爬山、爬树的项目,有专业的爬树装备。用废旧的木头自制铅笔。不浪费每一块木头,每一点能量。

许大哥开这家店,除了把店经营好之外,经常组织原住民搞一些活动,组成村民互助小组。最大的好处,他做事情不急,一点都没有急功近利的思想。

为何孩子不喜欢现在的农村,因为现在的农村不是真正的传统农村。现在中国最缺的是乡村文化。民宿只不过是台湾乡土文化的一个表现而已。

台湾好基金会,稻田里的餐桌计划,把餐桌放到稻田,把很多好的农产品放进去。稻田只要稍微做一些设计,他的商业元素就可以介入进去了。我们在开化搞了一个长腿叔叔的项目,一个女孩在一个陌生的叔叔帮助下成长。我们这个项目,你跑一公里,阿里巴巴捐十块钱。一百人,一年跑了47万公里,找了一百人。

中国乡土的重建,包含太多的内容。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要从制度上、文化上入手。让孩子有父母陪在身边,天下哪个父母不愿意和孩子呆在一起?如何让外资打工的父母回乡?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城市对农村的剥削,最大的问题是让6000万孩子无法和父母一起成长。一百个家庭,对应一百个留守儿童。不仅给对方金钱和精神上的帮助,还要帮助他的父母创业,回到农村。

台湾做的很多好的民宿,和乡土重建是相关联的。天空的院子,是如何和山下的村落结合起来,整体做成一个项目。我在武义做了类似的一个项目。

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民宿,“幸福脚步便当”,希望客人能够为周边的居民创造财富或者留下点什么东西。每个项目都是从具体出发,比如说民宿边上有条路年久失修,也没有钱。他会带客户人都去走一下这条路,完全是原生态的,当城里人走完这条路后,就给他们吃“幸福的脚步”便当,外面的包装是当地老婆婆做的染布,给老婆婆的产品找到了出路。所有的食材都是来自当地农民自己生产出来的土特产,每家农户都有二维码,生产者的信息,都有,放心,有故事。便当蛮贵的,但是其中一部分,是要捐出来修路的。

一家真正好的民宿不在地段如何,总会吸引一些人过来。

“天空的院子”的那个院子本来是已经败落掉了,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。他想做点什么,告诉大家,台湾不仅仅有一零一大楼,还有“天空的院子”这样的东西。就把院子买下来,靠自己的诚心打动了一个金融机构。开始亲手把房子休整起来。盖房子的过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。打动了一位音乐家,在那里做了一场活动,为他们写了一首歌,叫天空的院子。后来声名鹊起。

大陆现在民宿有点热过头了,但是对民宿的理解有问题。

  • 第一,民宿不是赚钱的营生;
  • 第二,民宿是一个非常个人化,人格化的产品,你有什么样的生活态度,就会做出一个什么样的民宿。我不太赞成民宿搞连锁,搞加盟。
  • 第三,民宿可以作为解决乡村重建问题的切入口。

乡村未来的前景应该是非常好的。中国这么大的国家,希望所有的人价值观都是一致的,这是非常糟糕的。我觉得农村到现在的地步,就是中国价值观导向的问题。(文章来源于互联网,出处已不可考)

酒店设计之酒店风水布局指南IT大型办公空间的多元设计趋势

设计甲级 施工壹级 建筑装饰行业百强